全民牛牛

    1. <form id='150f4'></form>
        <bdo id='150f4'><sup id='150f4'><div id='150f4'><bdo id='150f4'></bdo></div></sup></bdo>

          • <tr id='q34gv'><strong id='q34gv'></strong><small id='q34gv'></small><button id='q34gv'></button><li id='q34gv'><noscript id='q34gv'><big id='q34gv'></big><dt id='q34gv'></dt></noscript></li></tr><ol id='q34gv'><option id='q34gv'><table id='q34gv'><blockquote id='q34gv'><tbody id='q34gv'></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34gv'></u><kbd id='q34gv'><kbd id='q34gv'></kbd></kbd>

            <code id='q34gv'><strong id='q34gv'></strong></code>

            <fieldset id='q34gv'></fieldset>
                  <span id='q34gv'></span>

                      <ins id='q34gv'></ins>
                      <acronym id='q34gv'><em id='q34gv'></em><td id='q34gv'><div id='q34gv'></div></td></acronym><address id='q34gv'><big id='q34gv'><big id='q34gv'></big><legend id='q34gv'></legend></big></address>

                      <i id='q34gv'><div id='q34gv'><ins id='q34gv'></ins></div></i>
                      <i id='q34gv'></i>
                    1. <dl id='q34gv'></dl>
                      1. 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法庭纪实第19期——溺亡的大学生

                        今年端午节,在校大学生苟某放假回家,不顾亲人“水深危险”的劝阻,邀约表兄弟去家门口的思蒙河游泳。在游泳过程中,苟某不幸溺亡。苟某父母将当时负责思蒙河清淤、挖方等工程的发包方眉山某公司及承包方四川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两公司承担赔偿责任73万余元。

                        现场是否有警示标志?在天然河道游泳溺亡谁担责?12月20日,东坡区法院公开开庭宣判了该起案件。

                        2019年6月8日,正值端午节假期,在校大学生苟某放假在家,邀约表兄弟王某及宋某至家门口的思蒙河游泳。当时,在场多名亲属均劝阻三人,“这思蒙河里面才挖了砂石,不晓得有好深,不要去洗澡,危险的很”。

                        苟某与王某未听劝阻,仍出门到思蒙河游泳,随后,宋某赶到。三人先是在浅水区游泳,之后,王某开始往河对岸游。苟某见状,也想游过去,宋某对其进行劝阻。苟某未听从劝阻,仍向河对岸游去。

                        当苟某游至靠近河中央位置时,向宋某发出求救的呼叫,宋某向苟某游去,但因其游泳技术有限及体力不支,施救未果。此时王某刚上岸,亦因体力不支难以下水施救。王某见状,立即回家寻求救援,当其返回时,在水里已经看不到苟某的身影。后有人报警,经多方努力打捞起苟某尸体。

                        苟某溺水身亡的地点属于四川某公司进行清淤、挖方等作业的河段范围。事发后,苟某父母将工程发包方眉山某公司及承包方四川某公司诉至法院,认为两公司在进行河道清淤过程中未树立警示牌,导致苟某在不了解河道水深加深的情况下下河游泳死亡,对于苟某的死亡存大重大过错,请求法院判令两公司共同承担苟某死亡的赔偿金等共73.8万元。

                        在庭审中,苟某的表兄王某、宋某作为原告方证人出庭。两人表示,苟鹏溺水的位置以前的水深一般是到鼻子的深度,但事发当天感觉至少有3米深,现场没有看到警示标志。

                        被告两公司称,现场已经设置了足够的安全警示标识,原告方两证人没有看到并不代表没有。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已明确表明,死者苟某游泳前,其相关亲属均是极力劝阻,苟某作为一名在读大学生,理应清楚不应该在天然河道游泳这一基本准则,其对自身生命安全不负责,执意下河游泳,最终导致溺水身亡,与二被告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不应承担责任。

                        同时,两公司还向法庭提交了警示牌照片及相关收据作为证据,并申请了证人张某和卫某出庭作证。证人张某系政府工作人员,参与了苟某当时的打捞等工作,按照工作习惯,在现场拍了很多照片,照片显示在离苟某出事不到50米的地方确有警示标识。

                        经审理,法院认为,对苟鹏溺亡的时间、经过、地点、细节等,以王某、宋某在当地派出所陈述的内容为准。关于事发现场是否设置警示标识这一争议内容,证人张某的证言与两公司提供的照片和另一证人卫某提供的照片相互印证,证明在事发时,现场确实设置有警示标志。

                        法院认为,江河等自然形成的水系并非确定安全的游泳场所,苟某作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不顾亲属劝阻执意去思蒙河游泳,不顾同行人劝阻执意游往河对岸,其溺亡系因忽视了天然河道的危险性且未能准确判断自己的游泳技能,且疏于采取安全防范措施所致。

                        被告四川某公司对事发河道进行清淤、挖方等作业,是否应当设置警示标志或者采取其他安全措施的问题,法律法规并无强制性标准及规定,况且警示标志在客观上并不具有绝对防止危险行为发生的功能。该公司在事发河段进行清淤挖方,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河道的危险性,但也在相应地段设置了警示标志,警示了河道的危险性,起到了警示的作用。思蒙河系天然形成的开放性河流,被告作为清淤、护岸工程的施工方,法律并未设定被告有为下河游泳人员提供安全保障的义务。

                        综上,被告四川某公司对苟某的溺亡并无过错;被告眉山某公司作为发包方,对清淤、挖方工程并无法定管理责任,故其对苟某的溺亡亦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苟某父母请求二公司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法院判决:驳回苟某父母的诉讼请求。

                        法官提醒:近年来,出现过不少成年人和未成年人在自然河流等水系游泳而引发的溺亡事故,提醒大家一定要珍惜宝贵的生命,特别是家长对未成年人要切实尽到监护义务,不能让未成年人随便下河游泳,学校也要加强宣传引导,不要再出现类似悲剧。


                        相关制度 工作动态 曝光名单

                        娱乐正规网址-Welcome 线上十大赌游---全民牛牛_欢迎您 平台正规博彩-全民牛牛 乐酷棋牌---全民牛牛_欢迎您 老虎机大全---全民牛牛_欢迎您